诺贝尔奖获得者搭“桥” 把国际拔尖科技引入重庆

2011-10-28来源 : 互联网

为此行他放弃在家度过重大节日

从家乡以色列的海法,到*都特拉维夫,再从德国的法兰克福飞北京,*后抵达重庆。为了参加此次2011年**知名研发机构重庆行动,切哈诺沃转机了4次,一共度过了36个小时。

不仅如此,刚一下飞机,一脸倦容的他就来到了儿童医院参加受聘仪式。没有片刻的休息,尽管偶尔他还会打一两个哈欠,但他还是会伸出揣在裤兜里的手,给在场的人亲切地打招呼。

切哈诺沃教授告诉记者,*近有几个以色列的传统重大节日,按照以前的惯例,他都是在和家人一起度过。不过这次他却破例了,因为他接受了重庆的邀请。“而这,也是我**次来到重庆。”

从普通医生到诺贝尔奖获得者

他相信未来中国也会出很多诺贝尔奖获得者

“获得诺贝尔奖,说实话,我想都没有想过。”采访中,切哈诺沃教授这样告诉记者。

在他眼里,自己很普通、很简单,从小上的是普通学校,博士毕业后也只是一位普通的医生,一开始关注蛋白质降解问题,仅仅是对人体细胞的活动过程感到好奇,并没有想过这是可以神经精神和癌症等疾病。“随着研究的深入,人体细胞的奥秘就像洋葱一样被一层层剥开,*后在蛋白质降解过程中有所发现,并且获得了诺贝尔化学奖。”

“其实,诺贝尔奖并非想象中那么神秘,那么遥不可及,中国的各项科研也都在飞速发展。”切哈诺沃教授恳切地谈到,像他的祖国以色列,一直以来都很重视在科研上的投入,到目前为止,以色列已经有3人获得诺贝尔奖。“中国也应当加大投入,鼓励更多的中国科学家寻找到好的科研项目。我相信,未来中国也会出诺贝尔奖获得者,而且不止一个。”

揭示蛋白质降解的“死亡之吻”

他的发现已应用于癌症临床*疗

切哈诺沃发现的泛素,在蛋白质降解过程中到底有什么作用?

他打了一个很形象的比方:人体内的细胞就像一个**的“检查站”,蛋白质在这里以惊人的速度合成和分解。一种被称为“泛素”的东西就是主宰蛋白质分解的“上帝之手”。它就像是一个标签,被贴上标签的蛋白质如同接受了“死神之吻”,等待被送往细胞中的“垃圾站”进行销毁。“作为标签的泛素相当于充当了‘押送员’的作用。”

但是,细胞中合成的蛋白质并非个个都是优等品,无法通过“质检”的就会被销毁。“一旦泛素没有正常发挥作用,比如销毁过多的新生蛋白质,或让不良蛋白质未经检查就过关,人就会生病。”

因此,发现了泛素的作用,对人类研究*疗很多疾病的药物有重要作用,特别是癌症。目前,这项基础研究已经转化到临床应用。“已经有一种用于*疗癌症药物被研制出来,现在我们又开始在做老年痴呆方面的药物研究。”切哈诺沃教授说。

与重庆擦出*花

他搭起“桥梁”把**顶尖科技引入重庆

儿童发育和老年痴呆症联合转化医学研究中心“认知发育与学习记忆障碍转化医学研究实验室”学术委员会主任,重医附属儿童医院客座教授、科技与发展顾问……在昨天的受聘仪式上,切哈诺沃教授又有了很多新头衔;今天,市政府还要聘请他作为重庆市科技顾问团顾问。

手里拿着几本受聘书,不识中文的他掏出了一副黑框眼镜戴上看了又看。他说,在他心里,每一个头衔的分量都很重。

一个诺贝尔奖获得者,选择重庆,选择儿童医院,为什么?

“研究儿童唐氏综合症、老年痴呆症、智力发育迟缓等疾病,重庆有很丰富的临床资源和科研实力。”切哈诺沃说,通过和儿童医院的合作,他将对重庆的医学发展提供科研方向性的指导,并着重培养人才。“我也希望,我能搭起一座桥梁,促进中国与**医学界更多的交流合作。”

标签: 诺贝尔奖

联系电话:023-62873158      地址:重庆市渝北区金州大道94号财富森林2幢
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渝B2-20120016 渝ICP备11000776号-1 北京动力在线为本站提供CDN加速服务

Copyright©2004-2019 3158.CN. All Rights Reserved 重庆叁壹伍捌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
3158招商加盟网友情提示:投资有风险,选择需谨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