朱镕基:幸遇伯乐 不改直言本色

2011-10-09来源 : 互联网

廊坊岁月可以说对***是一个磨练,而这段时期随着国家形势的好转即告结束。

1977年底,马洪参与中国社科院的组建工作。次年,马洪担任副院长,并着手组建工业经济研究所。1978年4月5日,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成立,马洪出任**任所长。

工业经济研究所初创之时,人才奇缺。马洪回忆,“当时***在廊坊石油工厂里面,他向我提出想调换工作。我们在计委一起工作过,我对他是比较了解的,这个人很正直,意志很坚强,于是他就来到工经所。”

当时***被任命为研究室负责人,相当于处级干部。

1978年,对***来说更重要的是,在这一年,他的右派问题得到**解决。

1978年9月,**决定为错划为右派分子的人**。也就是这个时候,中国社科院宣布为***等一批当年的受害者**昭雪。“**党籍的会上,我当时在场,他很镇静,很严肃,不苟言笑。”马洪回忆说。

可以想象,当时的***应该是百感交集。从1958到1978,从30岁的小伙子到50岁知天命,“右派”两个字像一块*石压了整整20年。如今,这块*石终于被卸去了,但,20年的似水年华,已*****!

马洪评价,工经所时期,***工作成绩出色,发表过一些文章。1978年,当时正是刚刚粉碎“四人帮”后的华国锋主政中国时期,高层在经济计划设计上,制定了不切实际的经济指标,***对此即表示异议。

《亚洲周刊》曾记载,“马洪带着欣赏的口气说,朱‘很有水平,中国的官员如果都像他,国家大有希望’。”

***在工经所一共工作了约一年。可以肯定,这一年的经历,对他经济理论素养的提高帮助极大。

1979年,***离开了社科院,转到国家经委工作。重新回到经济管理岗位上的***终于有了展现自己才能的机会。

当时,国家经委与国家计委,是**经济决策体系中的两大支柱,曾有“国家计委制定经济计划,国家经委执行经济计划”的说法。

来到经委的***起初任燃动局处长。据一个在老经委工作的人讲述,这个新任处长依然不改变他的直言本色。

一次,经委召开全体干部大会,经委负责人首先讲话,主任、副主任讲完,会议主持人号召干部踊跃发言。一般来说这样的会议,都是司局级干部发言,处级干部多明哲保身,一言不发,而坐在后排的新任处长***硬是早早地抢先站起来“放了一炮”。回忆人形容,“江山易改,秉性难移”。

有回忆者说,***的发言,分析中肯,见解独到,言之有理,在会场引起一阵骚动,并立即引起经委高层领导张劲夫、吕东、袁宝华等人的关注。

经委党组负责人会后曾赞扬说:“遭了20多年的罪,还敢这么坦率地说出自己的独到见解,是个好同志。”

不久,***即被任命为国家经委综合局副局长,嗣后又被任命为技术改造局局长。“是金子总要发光”,当事人回忆,在当时的国家经委,***和赵维臣很快被上上下下视为“*干练”的两名局级干部。

赵维臣后来任经委副主任。上世纪90年代初,***任国务院副总理兼国务院生产办公室主任,赵是副主任。后来赵担负起组建中国联通的重任,成为联通公司**任董事长。熟悉赵的人说,赵的脾气不比***小。

经委时期的***特别看不惯走形式、花架子、不懂实际、没有知识的官员。他要反对什么,他会提出;他知道什么情况,而下属该知道却不知道,他就非常不高兴,就会提出批评。

才华、能力、品质都出众的***受到经委领导一致好评。1983年,***出任经委委员、副主任(副部级)。

此时***已经是55岁了。据李锐回忆,“我是1982年去中组部的,他(指***)是1983年当副主任的。我来中组部后的任务,是按**要求搞干部‘四化’。而以他的年龄,是不可能纳入后备干部的。”

李锐说,当时考察1000个人,年龄标准是40多岁,***肯定不能说是年轻干部。那么他的升迁,只有一种可能,就是经委领导层赏识他,积极推荐他。

《侨报》曾发表文章说,“当国家经委党组向**组织部申报,准备提拔***为经委副主任时,却再次遭遇小小麻烦。中组部一开始不予批准,理由很简单:无论如何,朱曾经是个‘右派’,让‘右派’担任副部级干部,在中共干部提拔历史上尚无先例。当时的经委党组‘不屈不挠’,坚持说明情况,坚持继续申报。于是,中国**位‘前右派’的副部级任命,终于在1983年获得‘通过’:朱先后被任命为经委副主任、党组副书记。从此,朱开始进入‘高干’序列。”

一位熟悉中共组织工作的同志介绍,***是不是**个出任部级干部的前“右派”不能肯定,但他肯定是55万“右派”中*早出任部级干部的人之一。

按照干部“四化”的标准,如果55岁的***还不能进入高层,再过几年,那么无论他有天大的本领也只能长叹一声“时运不济”,而由于党内正直人士和坚持原则的同志的努力,***能够升任副主任,从而进入更高领导人的视野。

出任副主任的***保持着一个习惯,每天要处理至少5封群众来信,对下属要求甚严格,但他有一个优点:只批评人,绝不整人。

据原经委工作人士介绍,在***担任经委副主任期间,有位处长向国务院领导报告,说***要对某项工作失误负责。***知道后狠狠批评了他。但谁也没有料到,不久后,这位干部被***提拔为某局副局长。***解释说:“这个人工作负责任,而且敢打我的报告,尽管报告失实,但他是从工作出发的,不应该影响对他的使用。”

1986年11月22日的《人民日报》第二版,有一篇对***的专访:《今年经济效益为何波动》。专访发在右上角,上面还配有***的照片,照片上的***看上去显得年轻而清瘦。

这是***作为政府部门领导**次接受记者采访,也是他**次在中共**机关报上向公众阐述自己的经济思想和经济纲领。

“当时《人民日报》发谁的照片,用什么规格,要求很严。以***的职务,就只能发一张一寸相片。有人说这篇文章是*****次以政府主管经济的负责人的身份,向公众陈述他的思想。多年以后,我才意识到这篇采访的珍贵。”当时采访***的记者、时任人民日报经济部主任的著名经济学家艾丰说。

据艾丰介绍,在这之前他有过和***远距离接触的经历,已经听到有人评论***有两个特点,一是有思路,二是敢讲话。那次采访证实了这一说法。“可惜,我当时在经济上还是外行,没有对他做深入的求教和观点上的交流。”

小编寄语:“宏观调控”后来成为****重要的经济思想,也成为**政府驾驭市场经济的重要手段。而这样的思想在当时是超前的,***的这一独到眼光对我国的经济发展做出*大贡献。对这样一位敢作敢当、率真直言的领导人,小编无限崇敬。

联系电话:023-62873158      地址:重庆市渝北区金州大道94号财富森林2幢
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渝B2-20120016 渝ICP备11000776号-1 北京动力在线为本站提供CDN加速服务

Copyright©2004-2019 3158.CN. All Rights Reserved 重庆叁壹伍捌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
3158招商加盟网友情提示:投资有风险,选择需谨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