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天华为共和终生未婚

2011-09-23来源 : 互联网

在辛亥革命**纪念之际,陈冠雄将本文整理出来,作为对陈天华烈士的纪念。

据陈远风和老一辈回忆,陈天华终生未婚,这令许多作家、剧作家遗憾不已,因为没有爱情的作品难以吸引读者和观众。其实,天华虽未结婚,爱情经历却是有的。

据土改时当过村农会主席的陈善德老人对我说,本乡过街亭,有个**的弹唱艺人叫谭老四,他与女儿四乡奔走,一个弹月琴,一个唱弹词,弹唱艺术**,很受听众欢迎。谭氏父女一来,陈天华特别高兴,帮助维持秩序,为他们张罗伙食,有时根据时事编了新词让他们弹唱,也曾跟着他们到苏溪、坪口、新田桥、太平铺一带去弹唱。据说,陈天华与谭女还产生了爱恋之情。天华赴日留学前夕,谭女恋恋不舍,送到新化县城。

据出身铁匠世家,90多岁才逝世的苏传阶老人生前对我说,陈天华家道贫寒,全家只有一套被铺,他到县城求学时把被铺带走了,寒暑假又懒得带回家,只好到别人家搭铺。开初,他常与我祖父同睡,后来我祖父成了家,他就只好到苏记铁匠铺的徒弟那里搭铺了。老铁匠对陈天华说:“宿相公,我给你做个媒,你看我大徒弟的姐姐怎么样?”陈天华摇摇了头:“我不想成家。”老铁匠说:“你如今二十多岁的人了,也该成家立业,买几亩田,讨个老婆才是呀!”陈天华回答:“大家不兴,何成小家?到时候,田地自然有,老婆也自然有的。”当时,老铁匠不理解这些话的含义,总说天华是个怪人,像个癫子。现在看来,陈天华无意结婚,以致终生未娶,是另有远大抱负的。

陈天华留学日本弘文学院,为其老师松蕉先生所赏识,常邀至府上品茶交谈。其*生爱女松蕉霞子是陈天华同窗好友,敬仰天华文才,也有爱慕之心。她向父亲袒露心迹,得到*肯。松蕉先生便向天华委婉提出结**之好,叫他留在日本。陈天华感谢松蕉父女青睐,但立志回国献身革命,婉言谢绝。1904年8月,陈天华回国,准备参加华兴会组织的长沙起义。离别前夕,松蕉霞子恋恋不舍,再次挽留陈天华留在日本就业,并编织了一个“夫唱妇随,相敬如宾”的美梦。陈天华依依惜别,赠送《猛回头》一书作为留念,并在这本小册子上写了一*诗,明志抒怀,送给松蕉霞子。诗是这样写的:

微雨苍茫月,海天异地魂。誓为吾族战,难作梦中人。关于陈天华的婚姻,还有这样的传闻。莅湘某令(一说湖南巡抚赵尔巽)见陈天华天资聪颖,文笔不凡,有意将女儿许配他为妻。陈天华婉言谢绝,某令执意不渝。陈天华只好假意应允,说:“承蒙大人错爱,盛情难却。但我不能立即完婚,烦劳令嫒等我数年。”某令大喜,便问:“还要等到什么时候?”陈天华出语铿锵,掷地有声:“要等到天华元年!”某令一听,吓得目瞪口呆,知道陈天华有反叛清廷之图谋,怕招惹是非,便不敢再提婚事了。

联系电话:023-62873158      地址:重庆市渝北区金州大道94号财富森林2幢
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渝B2-20120016 渝ICP备11000776号-1 北京动力在线为本站提供CDN加速服务

Copyright©2004-2019 3158.CN. All Rights Reserved 重庆叁壹伍捌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
3158招商加盟网友情提示:投资有风险,选择需谨慎